Touken!

发现16年花丸被喷的不比活击少啊…

翻了翻16年的评论,撕作画,ooc,剧情的什么都有,现在也一样…只不过多了一群人在活击里刷花丸更好,在花丸里刷活击不好。
嗯,各位开心就好。

鹤厨对于这一集大概有点失望

虽说吧,剧情还算赤鸡,刀梗和历史梗玩的比花丸还6,场面很宏大。。不过,首先是骨头有点ooc…(致命啊)然后就是感觉有点太夸张了←_←我们刀刀只是普通的武士,最能体现他们迷人之处的应当是扎实的一招一式和巧妙的动作(比如我鹤的打戏,看了好多遍),这种特效不该是我刀的o(╥﹏╥)o…而且总觉得没有兼桑和鹤都不习惯了@_@
可是嘴上说着失望其实还是刷了好几遍…画面和配乐没的说←_←

刀剑乱舞·活击~随想 Night 5.5~6.2

666

白璐:

 


活击的脑洞


就是原来鹤丸是第一部队




原来出战的第一部队都只能两振刀的设定(这个设定真的不是用来谈情的吗?)


活击的爷爷感觉上气场没法说,真·德高望重(连婶婶都要礼让几分、后辈谈心第一人选)


其实平时还是很温和并且喜欢吃零食(地瓜条)的迷之设定


至于鹤丸


虽然活泼的感觉依旧在,不过却有种和爷爷一样什么都看得很通透的感觉


就是平时喜欢各种不守规矩,战斗的时候让同伴分外安心


不愧为平安刀








    蓝发的付丧神将狩猎服脱下,然后慢悠悠地戴上出战专用的黑色护甲,扣上颈部的金属扣后,却发现背部和手臂连接位置的扣子要自己扣上的话似乎有点吃力。想起来之前换出阵服的时候,要不是三条刀派的兄弟或者栗田口的短刀们帮忙,要不就是另一个同为平安刀的家伙来帮他弄。今天因为和泉守兼定的来访而忘了告知小狐丸自己即将出阵的事情,以致于天下五剑之一的三日月宗近大人在寝室里对着散落一地的衣服、护具和饰物苦恼不已。


    “哟,被我吓到了吗?”


    就在三日月思索着该怎么摆姿势将护甲连接扣子扣上之际,一双手轻巧的为他解决了这个难题,伴随而来的是久违熟悉的爽朗嗓音。


    三日月随即“哈哈哈”地弯起了眉眼说“哦呀,还真是吓到了呢”,然后就听到身后传来小声的嘀咕说“你的反应还真是没有惊喜啊。”


    雪白发色的太刀站在背后动作熟练地给眼前蓝发的付丧神调整着护肩的位置,灵巧的手指快速将金属扣子弄好,接着弯腰拾起地上的那印有新月花纹的狩猎服给对方套上,然后单膝跪下好为对方整理腰封和佩刀。


    “嗯嗯,甚好甚好。麻烦你了,鹤丸。”


     三日月低头望着跪在地上给自己小心翼翼整理着装的一身雪白的平安刀,深蓝色的眼瞳中盈满了笑意,淡淡的金色映出一枚新月。


     系好腰部着装上最后一个结的鹤丸顺势抬头站了起来,紧接着指尖穿过对方脸侧绀色的碎发,开始整理那已经松垮垮的金色头绳。为了配合,三日月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头稍稍向前方倾斜,彼此间的距离突然拉近,他几乎能够听见对方平稳的呼吸音。


     鹤丸盯着头绳似乎甚是专注。三日月凝视着那双蜜金色的眼眸,平时像是太阳那般温和闪耀,在对面敌方的时候则会如同闪烁着冷冽光芒的利刃。  


  “刚刚,我们的第二部队队长来找你了?”


    像是询问的语气,不过鹤丸手里系结的动作并未停下,目光也依然落在金色的头绳上。   


  “啊啊,是呢。和泉守……那孩子好像挺苦恼的样子。”


    和泉守兼定挠着头发懊恼而迷惘的表情,令三日月禁不住忆起了琐碎往事,但他脸上仍是波澜不惊的神色。


  “那还真是肉眼可见的事实。”


   终于将头绳系好,整套出服也已经整理好,鹤丸停下动作望了三日月一眼,觉得那双眼瞳中所映着的蓝色似乎比起先前更深了一些。思索片刻,他轻叹了口气,然后继续说道:“无论是与身为平安刀的我们相比,还是就本丸显现的刀来说,第二部队长的确还稚嫩得很呢。”


    三日月闻言不禁“哈哈哈”地笑着点头。


   “是呢,所以我觉得还是鼓励了一下比较好,就对他说......”


   “哦?说什么了呢?”


   鹤丸挑了挑眉,蜜金色的眼睛眨了眨,半是好奇的等着下文。


   “我说,那些茶点就一起带走,和大家一起吃吧。”


   “……”


   一瞬间鹤丸瞪大眸子愣了愣,随后扶着额小声嘀咕“我就知道是这样。”


   “哈哈哈,那个茶点是小狐丸今早送来的,嗯嗯,烤番薯条的味道真是不错,鹤丸你应该也会喜欢的吧。”


   看着三日月心情愉悦的模样,鹤丸连吐槽的气力都没有了,他此刻只想要吐糟先前对三日月所言的“鼓励”有三秒钟期待的自己。


   “哦呀,第一部队任务时间差不多了,我先过去主人那里。今天谢谢你,鹤丸。”


   被三日月一句话唤回游离的思绪,意识到出阵是绝对不能延误,鹤丸连忙朝着对方点了点头,然后目送着蓝色的身影渐渐远去。




    “鹤哟……”


   三日月的声音忽然在门口响起。


   唤的不是鹤丸,也不是鹤丸国永,而是“鹤”。这让鹤丸颇感意外,眼神也不禁凝重起来。因为只有在某些他们彼此默契认定的特殊时刻,三日月才会唤他的名。


   “我们的主人,眼光还是很不错的,和泉守是个好孩子呢。而且啊……”


  载有新月的深邃蓝瞳与闪烁着蜜金色光芒的眸子视线交汇,三日月的嗓音温和而又清晰。    


   “有鹤在的话,就无须担忧吧。”




   待愣住的雪白太刀从惊讶中回过神的时候,深蓝色狩猎衣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白发的付丧神轻轻拍了拍微微自己发烫的脸颊。


   还真是不得了的鼓励啊,三日月。








Fin



不管销量如何这也是少有的正剧女性向番

以后谁说哪部番比活击虐心我跟谁急,真是气人.
0.活击和花丸最不一样的,就是那份【真实感】。没错,第六话之后我觉得,会思考会战斗,会改变的他们,才是最真的刀刀。这也是【正剧触动人心的地方】。

1.有的婶婶不喜欢正剧历史,可是有的喜欢啊?我说也喷的过头了吧?

说刀男只适合日常卖萌的婶婶干脆去玩梦100啊,刀乱为什么能吸引男审为什么在女性向里【独树一帜】难道就是因为帅吗性格酷吗,玩刀就是为了让他们待在本丸不出阵吗,难道不是因为【和历史的羁绊】以及【战斗的热血】吗?活击是有很多缺点可是已经可以甩一些卖颜番几条街。

  这个神奇的运营和简单的游戏设定使得这个游戏原本就是靠爱发电,靠设定吸引人。能看到刀刀【热血战斗的一面】我当然乐意,【卖萌】我也喜欢,这两部番就是想表现这两面。但没有了热血战斗的刀刀还是刀乱吗?不直接把隔壁一些手游换成古装?

2.当然改设定不好,那请问婶婶喜欢看短刀在夜里刺还是喜欢看打刀一刀斩别人。前面都是夜战(【总觉得白天战斗会影响别人】),以后也说不定会有日战吧。

3.毫无剧情?对剧情是很多问题,那也不要把这点和花丸比,请问婶婶是认真看了也注意到【历史梗和伏笔以及不合理之处】还是单纯觉得太虐刀以及角色太少【根本没仔细看】?

4.不想回看?嗯太虐的番不都是这样,薄樱鬼好多人也不敢看第二次,就以这个说不如花丸?我花丸也看了几遍。
5.和花丸人设不一样太OOC?活击里战斗的药总让我很惊喜,活泼又严肃的鹤非常适合,吉行我觉得塑造得还行。大概我理解的药总就是明明是个小少年却比较老成。至于另外两位,不好说。

我不是说活击多好,目前观望。只是这样一个好IP,不是某些强行卖颜的游戏(这种游戏走不远)。我希望看到和其他卖腐番恋爱番不一样的地方。

大概我也需要看点别的来调节一下了,某些评论气人。

追这番虐的挺惨,销量不乐观,而且感觉都不敢用切叔了,可惜飞碟桌又没有舞台剧的剧情。
个人特别喜欢虐向,喜欢刀舞期待门0啥的,哭完以后特别爽。
可是活击第五集,除了很生气很心疼,并没有想哭的感觉。
毒奶一口活击药丸🙄

😂人活着就是为了吸鹤

獅:

活击第五集,姥爷登场(≧∀≦)

人活着就是为了吸鹤

虽然活击剧情也许不尽人意但是每天都看一遍鹤球的戏份啊啊啊